第一章 悟空,我不做斗战胜佛啦!

“圣僧,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秉我迦持,又乘吾教,取去真经,途中炼魔降怪有功,甚有功果,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斗战胜佛。”

唐洛:“???”

孙悟空:“???”

好像有什么不对,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梦?”

凝滞的思维开始重新运转,唐洛的眼皮无比沉重,沉重到无法睁开。

醒来的刹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传来剧烈的疼痛之感。

就好像被丢进了搅拌机当中,搅拌了千八百遍一样。

溃散的意识如同凝聚的积雨云一般,在疼痛中逐渐回归。

唐洛,男,典型地球穿越者。

穿越之人——玄奘。

不是历史上的那个玄奘,而是西游记里面的唐僧,“贫僧自东土大唐来”的唐玄奘。

穿越之初,唐洛怂成一团球。

唐僧是谁?前世金蝉子,如来的弟子。

自己这么一个穿越众,不会被对方当做域外天魔之类的玩意一巴掌拍死了吧?

可以的话,唐洛希望还俗。

可惜,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至少不会以唐洛的意志为转移。

他最终还是走上了西天取经的道路。

然后……然后就成功了!

大雷音寺内,如来非常慈祥地表示,唐洛就是金蝉子转世,没有任何问题。

得,既然如来都这么说。

唐洛也就认了。

毕竟,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从一个角度而言,别人都有本事正面弄死你了,何必还跟你虚与委蛇呢?

当然,一路坚持下来的勤学苦练,不能半途而废。

唐洛一生从不躺赢!

西行之路,喊“悟空救我”,压根就没有超过八十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唐洛的记忆止于一次闭关。

毫无征兆,眼前就变得一片黑暗,突如其来的打击。

让他只来得及做一件事情,就陷入到了昏迷中。

如今醒来,对于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一无所知。

只有两点可以肯定。

一,他伤得很重,非常重,比西行路上任何一次受伤都要严重。

二,他被活埋了。

“悟空救我”是喊不了了,只能自救,挖吧!

被活埋了没错,但四周的泥土,并不十分坚实,甚至还有几分松软。

好歹是练过的男人。

伤得再重,也有三分钉子在。

黎明时分,最黑暗的时刻。

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交织。

泥泞的地面下,突然伸出了一只手。

五指张开,对准天空,恰逢一道闪电划过,照映的那只手苍白一片,仿若有什么可怕的妖物即将出世一般。

紧接着。

大地中钻出了一个光头!

“呸!”

把自己成功“挖出来”的唐洛,努力地吐着,把口鼻中的泥土尽数吐了出去。

瓢泼大雨砸在身上。

倒是有了几分清洗的感觉——尽管雨也不太干净就是了。

身上的衣袍破烂,已经无法蔽体,被雨水冲刷,贴在身上,被唐洛直接扯了下来。

还剩下一条裤子。

仰头张嘴,接一口雨水,唐洛漱了两下,稍微去了去口中的土腥味。

抹了一把脸,他丝毫不顾雷雨天气不要在大树下避雨的常识警告,走到了不远处的大树下。

周围是乌漆嘛黑的一片,勉强可以看出是在不知名的荒郊野岭之地。

身上除了一条破破烂烂的裤子外,唯一的外物就是脖子上挂着一块小小的玉莲。

不是盛开的形状。

而是收拢着,介于花骨朵和绽放之间的状态。

用一根红线串起来。

唐洛扯下玉莲,放在手掌之中,没一会儿,玉莲散发出了微弱无比的温暖光芒。

只是,持续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就消散一空。

相当不持久。

“消耗完了啊。”唐洛低语一句。

此物名为功德玉莲,是观音送给唐洛的法宝。

可以凝聚功德之力,有诸多妙用。

所谓功德之力,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一直是个挺玄乎的概念。

跟什么香火啊,人间愿力啊,有些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

说的简单直白一点。

做些好人好事,就会凝聚功德之力,可以用来疗伤救人什么的。

西行之路,唐洛积累了不少的功德。

不过现在功德玉莲中的功德之力为零。

多年来的积累消耗一空,一朝回到解放前。

对于这个结果,唐洛没有多少意外。

他闭关前的地方,可不是这里,这里是完全另一个唐洛陌生的地方。

无论是天地巨变,还是空间转移。

都证明了他遭到了何种程度的严重打击。

若不是最后关头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