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泄愤 (本章介绍主角家庭,不喜可跳过)

世上最狗血的事情之一,也许是撞见自己父亲的外遇现场。

苏滢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当做没见着这回事。

但不行啊,父亲就在那边的桌子坐着,怀里抱着一个她从未谋面的女人,两人耳鬓厮磨,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相视一笑,那么的郎情妾意,恩爱有加。

苏滢险些把手中的筷子捏断。

今天是高考后的第二天,同学们开开心心地约出来吃饭庆祝,毕竟高三的岁月实在过于黑暗,如今好不容易从试卷的沼泽中脱身而出,不管考得好还是不好,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来参加聚会。

想着反正是高中最后一次聚会了,说不定还是人生中大家最后一次见面,所以班长特意挑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大家就在西餐区吃高级自助餐,边吃边聊。

等今天过后,大家各奔前程,出国的出国,上大学的上大学,他们会像蒲公英种子一样飞散到世界各地,想再见面,恐怕不容易了。

所以现场气氛热烈极了,有些眼皮子浅的,说不到两句就抱着哭起来。有些三年都不敢表白的,也趁着今天放纵的氛围,勇敢向自己的暗恋对象举起杯子,邀对方与自己共饮。

还是什么都不敢说,都在酒里了。

一杯酒喝得眼圈发红。

当然更多的人是在讨论如今新兴的全息影像游戏“world”。你几级了,我又刷到了什么装备,都是一些苏滢听不太懂的游戏术语。还有不少同学现场掏出装了全息投影器的手机,把自己在world里捉到的宠物放出来给大家观赏。

流光溢彩的游戏宠物在投影器发出的光芒里来回飞舞,乌溜溜的大眼睛灵动有神,看得旁人一脸艳羡,纷纷请教要去哪里才能捕获到这样的宠物。

苏滢端着盘子,站在取餐区一边看同学们的百态,一边慢吞吞地吃着盘里的芝士焗龙虾。

她没玩过world,也从未想过去尝试。

但她挺羡慕这些对游戏充满了热情的同学们。

就是在这个时候,她透过同学的游戏宠物,看见隔了一条宽敞走廊的对面的中餐厅,里头靠窗的位置,坐了一男一女。

那个男的就是她父亲。

而那个女的却不是她母亲。

苏滢只觉自己的头“轰隆”一下,懵了。

苏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她坐在床边怔怔地发呆,浑身像是堕入冰窖一样冷。

父亲有外遇。

她该怎么办才好?

还有母亲……母亲知道这件事吗?

她一直都以为父亲的缺点只有工作太忙了,总要出差,不能经常陪伴家人。却想不到父亲不仅是有缺点,他简直就是个渣男。

忽然,楼下响起了熟悉的引擎声。

苏滢猛地睁大双眼,将房门用力掀开,以踏穿楼板的架势冲到楼下去——

“爸爸!”

苏滢刚冲到一楼,便看见父亲从直通车库的小门里走进客厅。父亲依旧是西装革履,大衣挂在手臂上,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不过他稍显凌乱的刘海以及没有领带束缚而随意散开一颗扣子的领口,却暴露出一些苏滢不想承认的事实。

苏滢的拳头在腿边紧紧地握了一下,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忍不住脱口问出诸如“爸爸,为什么你身上有女人香水的味道”这种问题。

这个家已经岌岌可危,苏滢不能再让它雪上加霜。

于是一番忍耐之后,苏滢才能用平静的语气道:“爸爸,你回来了?”

“嗯,回来拿点东西。”父亲朝苏滢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放假怎么没出去玩?”

“……”

苏滢没有回答,而父亲似乎也不在乎苏滢的答案,越过苏滢身边径自走上楼去,倒像是站在那里的不是他女儿,而是无色无味的空气。

看着父亲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苏滢垂下头,缓缓地挪动脚步,走到沙发边坐下。

她耐心地等待着。

果然没过多久,便再次听见父亲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苏滢抬头看去,父亲拿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从楼梯上缓缓走下。

苏滢双眸一黯。

“苏滢,你怎么还在这里?”父亲见女儿仍坐在客厅里,不由得惊讶地睁大眼睛。

苏滢幽幽地望向父亲。

“爸爸,你要出去了吗?”

父亲眨眨眼,笑了。

“啊,是,爸爸要出差几天。”

“几天?”苏滢忽然问道。

“嗯?”

“爸爸要出差几天?”

“……一周左右吧。”

“可是再过三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哎呀!爸爸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父亲说着,连忙放下手中的行李箱,从怀中掏出皮夹,取出一张金卡递给苏滢:“不能陪你过生日爸爸真的很抱歉,来,你自己拿去买些喜欢的东西吧,就当做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了。”

苏滢定定看着那张金卡,却没有去接。

“苏滢?”父亲催促着,语气中带了点不耐烦的火气:“爸爸赶着要走,你乖一点,拿上吧。”

苏滢沉默着,直至父亲的耐性已消磨到极点时,才慢慢地抬起手——

“这就对了,拿着吧。”父亲不等她的手碰到金卡,便抢先将金卡塞到她手心,然后拎起行李箱,大步踏向门外:“爸爸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啊。”

发软的手指没有握住金卡,金卡“啪嗒”一声掉在光亮的地砖上。

明明在安静的屋子里是很引人注目的声响,但父亲却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脚步依旧没有停顿地往外走。

苏滢盯着地上的金卡,没有回头。她静静地听着父亲急迫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然后便是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片刻,汽车引擎声再度响起。

苏滢一直沉默着,然而听到汽车引擎声就在门外,她再也坐不住了,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狂奔到落地窗前,刷地将厚重的布帘与白色窗纱拉开一臂距离。

父亲坐在驾驶座上。车子掉了个头,然后苏滢看到了副驾驶座上也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

就是在酒店里见到的那个女人。

苏滢冷冷地看着车子迅速消失在道路尽头,她这么一动不动地又站了片刻,才慢慢地将窗帘拉上,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