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特别的见面礼 (2)

怕他?

心里这样想着,还没站起来就突然感到腕子一紧,然后整个身子就被一股很大的力气硬拉了起来。

“啊——”

她本来就在出神,不由吓得大叫出声,然后不受控制地朝他跌过去。鼻尖撞进结实的胸膛,她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接着整个人就又被拽开。

一阵类似草木的香味一闪而逝,抬眼便看到男生眉头微蹙,一副十分嫌弃自己的表情松开自己。

什么嘛,明明是他差点害自己跌倒,怎么搞得像自己故意亲近他似的?

靳夏末上前,生气地拽起他的衣摆,低头便在自己鼻子上狠狠擦了一把,之后还认真看了下,嘴里咕哝道:“还好没流血。”

此时江子聿(被砸到脸的男生)纵然再淡定,也料不到她居然会拿自己的衣服擦鼻涕,虽然什么都没有,但他脸上的表情却足够精彩。

须臾,靳夏末才听到阴恻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问:“你在干什么?”

“我当然是在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啊?谁让你那么用力的,万一我鼻子撞歪了,你赔得起吗——”靳夏末理所当然地质问,最后一个字落时抬头,更好对上男生的目光。

呃……怎么突然有点冷?

靳夏末下意识地松开他的衣服,一边搓着自己手臂一边嘿嘿陪笑道:“是你哦?”

很好,总算还没忘自己之前做下的事。

江子聿也笑,不过那笑却并抵达眼底,反而让人产生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只是此时两人离得太近,她怕是不好脱身。

靳夏末在心里的权衡的时候,男人的手正好递过来,掌心正是她刚刚丢出去砸靳骄阳的那只小白鞋。

“解释一下!”江子聿的声音传来,言简意骇。

意思也很明白,若是她的答案不能令他满意,那么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靳夏末挠头,觉得此时此刻这个画面真是尴尬极了,脑子却在快速运转着,开口道:“古有潘安过街被掷果盈车,我今天看到同学你顿时惊为天人,直到此时此刻才方能体会到那些古人的心情。这不太激动了嘛,手里也没有别的东西,一时情急就……真的是一时情急啦。”

为了增加可信度,她一本正经地举手做发誓状。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喽?”江子聿问,但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冰冷。

她以为他会信她的鬼扯?

偏偏靳夏末还很认真地点头,然后接着又讨好地问:“所以同学,你长得这么玉树临风,应该不会介意的哦?”

靳夏末这人为达目的向来能屈能伸,只是不知道此时谄媚的模样,真真是与她清丽脱俗的外貌与气质都十分不符。不过她也并不在乎,此时正装作十分花痴的样子,双手合十、崇拜地看着他。

心里却在暗暗祈祷,对方能看在她这么卖力夸他的份上能放自己一马。

谁知男生竟足足看了她几秒都没有说话,那淡漠疏离的模样似乎也并不为所动,这不由让她心里打起鼓来。

江子聿活了二十年,身边的人用形形色色形象也不为过,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孩子。此时的样子明明很狗腿、没有底限,可却让人忍不住想要追逐她眼里掩饰不住的狡黠的光。

“我如果介意呢?你打算怎么办?”他忍不住问,一副非要追究到底的口吻。

没达到目的的靳夏末一楞,因为她还真没有想过怎么办。

“子聿!”

这时一道男生的声音由靳夏末的身后传来,江子聿下意识地抬眼去看,还不曾开口便觉身侧人影一晃。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刚刚还和自己说话的女孩子已经拉起行李箱逃跑。

他正抬步欲追,却被刚刚半路跑出来的“程咬金”拦住。

江子聿的同学兼朋友厉锦程一边接过他的行李一边开口:“大神,你可算来了,今年怎么这么晚啊?”话没说完,便注意到他手上那只小白鞋,不解问:“你这是?”

??江子聿眼睁睁看着女孩的身影如兔子般快速逃窜而去,并快速被学校的人群淹没,不由生气地瞪了厉锦程一眼,并将那只鞋塞到他手里,随口道:“给你带的见面礼。”

??厉锦程看着手里的鞋一脸惊异,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整颗鸡蛋。

再回神时,江子聿已经朝校门追去……

------题外话------

开文了,开文了,夏末的故事是个小短篇,老规矩:每天上午九点准时更新。希望美妞们喜欢这个故事,并且多多地支持榴哦,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