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母子出山

小÷说◎网 】,♂小÷说◎网 】,

沧澜帝国,寒王府。

灯笼高挂,彩绸缠树,极尽奢华,门外黑压压一片人排着长长的队伍,拿着请帖翘首以盼。

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每一个都是沧澜帝国的王孙贵胄。

他们得到寒王府的泰山北斗寒振岐要出关的消息,早朝都不去了,起了大早,生怕错过这一示好寒王府的机会。

终于,寒王府古铜铸造的正门“吱呀”一声,时隔四年之久,再次开启。

接着就见两排银甲侍卫从正门鱼贯而出,(身shēn)上的铠甲在阳光的直(射shè)下熠熠生辉,每一个侍卫的腰板都(挺tǐng)的笔直,看起来威风凛凛,气势惊人。

一众下人抻着百米长红色烈焰兽的皮毛制成的长毯从宴会厅一路铺到正门外,这一大手笔让一群准备递上拜帖的各大家主命妇惊叹不已,也只有寒振岐出关,才有这般宏大的场面。

不愧是寒王府,不愧是沧澜第一豪门。

一众贵族进了正门之后,瞧着府邸庞大的规模,在想到自己的家族,甚至皇宫大内,一个个更是议论纷纷,惊叹连连。

再瞧着寒王府内奢华的陈设,甚至一些摆件他们也认不出是何等珍宝,更是觉得这次宴会没有白来,真真可以涨了眼力。

偌大的宴会正厅,唯有一处角落安静得出奇。

那角落处,一个穿着天青色长裙桃李年华的女子,肆无忌惮的斜倚着椅子。

她的(身shēn)姿纤细,容颜清绝,一双如月般的眼眸,兴味浓浓地看向四下,半晌终是感慨了一句:“唉……早知道家里这么有钱,我这些年也不用那么辛苦赚钱了!”

“是啊娘亲,纯德年间的五彩凤瓶,翡翠九天屏风,三百年的梨花木案,更别说这护府阵法寒门阵是有钱也请不到人来布置……不错,不错,不仅有钱还有权,厉害!”

女子旁一个看起来四五岁穿着一件玉色坎肩粉妆玉砌的小男孩,开口说道。

那声音通透极了,在嘈杂的议论中尤为突出,让一种宾客瞬间都停止了议论,看向声音的来源。

小男孩一双黝黑的眸子,精光闪闪,如同星辰般通透的眼眸朝着寒王府的四周打量去,看到每一处就一脸惊喜的朝着女子说着,不论什么宝物,只要小男孩看一眼都能报上出处。

小小年纪就能如此见识广博,独具慧眼,简直堪称神童,听见的宾客齐齐一惊,瞠目结舌,难道这小娃娃,比自己的眼力还要强上几分不成?

似乎感受到了众宾客的目光集聚,小男孩丝毫没有一丝怯场,反而眼睛再次一亮,粉嘟嘟的小嘴,一开一合之间,再次震惊四座。

“娘亲,你说这里真的会有一堆冤大头给我们送钱来吗?”

“哗!”

四下哗然。

他们这些王孙贵胄,竟然被称作冤!大!头!这对母子真是胆大包天啊!

就算他们抱着一大堆珍宝来给寒振岐送礼,也不能被称为冤大头吧!

“嘘!”

男孩的娘亲似也察觉不妥,伸手掩住男孩的小嘴,轻巧的说道:“飞飞乖,实话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哦,好的娘亲。”

小男孩快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