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4章受刑4

但它还是有节((操cāo)cāo)的,外面的人各种威((逼bī)bī)利(诱yòu),它都咬紧牙只认自己曾经做过的,其他污水一概不认。

大蚌缩在壳里不说话,外面的人隔上一两个时辰就会问它一次,它已经从开始的暴跳如雷,到现在的麻木了。

外面那人似乎没想到一只蚌也能这么硬骨头,顿了一顿,劝它:“你只是仙宠,没必要为别人背锅,你只要招出背后指使你的人,本护法就会放你出来,让你吃好东西,外面风轻云淡的,天气也凉爽,可比葫芦里舒服多了。”

大蚌咬紧牙不说话。

好汉做事好汉当,本来就是它自己一时忍不住吃那三个人的,和主人有什么关系?!

那个红衣服护法却一直引(诱yòu)它,让它说是主人指使的……

“哼,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得给你来个狠的了!”外面那声音也怒了。

对方也不知道对着葫芦使用了什么术法,葫芦里忽然遍布火(热rè)的钢针,这些钢针如暴雨梨花般向它壳上扎——

大蚌的壳原本是不惧怕任何兵器的,普通的暗器压根伤不了它。

但它的壳毕竟又是冰冻又是火烧地折腾了两天,已经有些脆了,就有点合不拢壳了,这些钢针又细如牛毛,能顺着壳缝钻进来——

于是,片刻大蚌缩在壳里的柔软(身shēn)体上被扎了很多针,扎的它像刺猬一样。

那钢针扎在(身shēn)上又比普通的钢针疼数倍!

太疼了!

大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