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今天之前

唐宁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大多数的时候他更喜欢把自己的抱怨转换为实际行动。

但有些事情,由不得唐宁不抱怨,就比如那个对自己毫无上进心而深恶痛绝的女人一遍又一遍要自己去死的时候,唐宁不敢付诸行动,只能一个人在谁也看不到听不见的角落小声抱怨几句。

再比如周一艰难的早起,准备上班的时候,推开家门,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到了外面,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身处一片莽荒丛林之中。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是来的这么莫名其妙,已经到了让人抓狂的地步,但还是搞不出个所以然来。赤身裸体的唐宁一脸忧郁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低头看了眼胯下,唐宁哭了,他变小了。

遭遇了这种事情,就没人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算是踌躇满志准备干出一番大事业的,看着自己明显比以前小了好几圈还要多的身子也会发出一声哀叹。

没有手机就就没办法确定现在的时间以及自己在不在信号区,没有衣服就无法停止自己现在暴露狂一样羞耻的裸奔行为,没有鞋子双脚也得不到更好的保护,行走在林莽之中,唐宁已经看到自己这双小脚丫变得鲜血淋漓的场景了。

想到这些,唐宁俊俏的小脸变得更加忧郁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唐宁警惕的回头望去。只见低矮的灌木丛中,一头狗熊钻了出来。

黑色的皮毛油光水滑的,看上去它最近的伙食不错。嘴里面还叼着一头肉呼呼的小狗熊,小狗熊张牙舞爪的,对自己的现状很是不满。

这与唐宁何其相似。

用不着思考,唐宁就撒开腿朝狗熊过来的相反方向奔跑。

一路上穿过了好几个灌木丛,身上也被一些枝条划出了细密的伤痕,好在不算严重,都是些轻微的擦伤。

唐宁却没心思去管那些伤痕,只是一个劲的跑,他不想变成那对狗熊父子的排泄物。

身处林莽之中,脚下的路就注定是崎岖不平的。踩到地上一些枯枝,还算是好的。当一颗尖锐的石头扎进唐宁的脚底板之后,一声惨叫惊起了飞禽无数,哗啦啦的声音隔着老远都清晰可闻。

唐宁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了,他只是卖命的奔跑,使出了吃奶的劲。

如果他不这样做,很可能那头狗熊就要吃自己的奶了。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唐宁觉得大狗熊这一口下来,自己半个身子都要没了。

剧痛如同一条条虫子一般啃噬着唐宁的神智,缩到了一颗大树底下,借着几片叶子把自己给罩住,唐宁没工夫去查看脚底板的伤势,谨慎的望着来路,不知道那头狗熊有没有跟过来。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也过去了,三分钟……直到唐宁咬着牙默默的数了三百个数之后,来路依旧没传来什么动静,唐宁这才松了口气。

转而唐宁就抱着自己的脚丫子呲牙咧嘴的吸凉气。

血丝从伤口处渗出来,插进柔软的脚底板里的尖锐石子将伤口堵的严丝合缝。

唐宁不敢把石子拔出来,小的时候,他被一片碎玻璃片扎过。一滴血都没流,拔出玻璃片后,唐宁才看到了飙射而出的鲜血,这让他想到了自己最喜欢玩的水枪……

脑袋顶上似乎掉下来了什么东西,唐宁一甩头,便听见啪叽一声,听上去是一个很柔软的东西被他这一下甩到了地面上。

唐宁好奇的看过去,这一眼却叫他亡魂大冒。

一条还在不断蠕动的水蛭,正在卖力的向唐宁爬来。

唐宁从地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身体,一条又一条的水蛭就从唐宁身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唐宁一瘸一拐的慌张逃窜,身后一地的水蛭恋恋不舍的朝唐宁蠕动而去,但唐宁这个绝情的人对于身体里面或许存在着自己血水的水蛭们毫不留恋。他奔跑的速度已经做到了一个瘸子能做到的极限。

当然这个过程免不了另一只脚被扎的生疼,唐宁强忍着眼泪,再次穿过了面前的一片松柏林。

本以为又是一片让人生不起半分希望的阔叶林,没想到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条小溪。

口干舌燥的唐宁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忙不迭的跑过去,然后一下子扑倒在溪岸边柔软的青草上,把头伸进溪水中卖力的汲水。

下游不远处有一条梅花鹿也在汲水,对唐宁这个粗鲁无礼的陌生人大为警惕。两只大眼睛瞪着唐宁,四条腿都是微屈的状态,它准备观望一下,如果这只没毛的臭猴子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它会马上溜之大吉。

溪水清澈甘甜,纯洁的它还没有被化工废料玷污过。水面下时不时还能见到一两条欢快游泳的鱼,唐宁咕咚咕咚的喝了个水饱,心满意足的抬起头,哈的一声,长出了一口气。

梅花鹿听了这声,一下子就窜走了,只留下一片晃动不停的松柏。它觉得这是那只没毛猴子进攻的讯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