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校长约谈

五月的阳光,明媚而柔和,既不像冬日那么刺眼,也不似盛夏那般火辣,校园里微风拂柳,鸟语花香。富源县城关中心小学教工团支部办公室,关云天坐在办公桌前,胳膊拄在桌子上,他用手掌托着腮帮,朝窗外凝望,不知他在欣赏校园美景,还是若有所思。

“关老师,校长有事找你。”林楠拿着备课簿从校团支部办公室经过,她在门口停下脚步,见门虚掩着,朝门里喊了一声。

“林楠老师,你不是刚下课吗?进来待一会儿。”

林楠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推门而入,“我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戚校长叫你去他办公室,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跟你谈。”

“别听老戚咋呼,他找我能有什么事儿?把我从最初的数学教研组调到你们语文教研组,又从语文教研组调到团支部,他还能把我往哪儿调?我堂堂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到小学任教就够倒霉的了,我不信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关云天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实话实说,人家可没咋呼,刚才下课我从教室回教研组的路上,戚校长在楼门口看见了我,他没说别的,只是让我捎信,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林楠解释道。

“老戚找我就没什么好事,哪次找我都是为了给我添堵。”关云天没好气地说。

“也不一定,也许这次找你就有好事呢,你快去吧,有时间咱们再聊。”说完,林楠报以微笑,随即离开了。

关云天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一九九一年,他从本省的一所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富源县教育局,按理说他这种本科毕业的大学生,至少应该安排到中学任教,但他点背,当时县城的两所高级中学和四所初级中学,编制全满,眼睁睁看着宽敞漂亮的几所中学校园,由于没有编制,他就是进不去。

富源县还有几所乡镇中学,那里倒是有编制,但来自于偏远农村的关云天,说啥也不愿意去乡镇中学任教,他的人事关系在县教育局一悬就是十多天。

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教育局人事科的工作人员也替关云天着急,正好城关镇中心小学的戚校长来教育局办事,知道这个情况后,他想邀请这名大学生去中心小学任教。

“戚校长,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吗?尽管你们那里是城关镇的中心小学,可那毕竟还是小学,教小学哪里用得着大学毕业生呀!”

“我知道教小学用不着大学毕业生,但我想做个试验,据我所知,在发达国家,任教小学高年级的教师,很多具有大学学历。”

“可是国情不同,咱们国家的小学教师都是中师学历,很大一部分甚至是民办教师转正过来的,你让一名师范学院的大学毕业生去教小学,实在是火箭打蚊子,大材小用啊!”

“我承认让他去我们那里教小学有点大材小用,但总比现在悬在你们这里大才无用好得多呀!”戚校长的话,把在场的工作人员都逗乐了。

“你这话也有道理,不过人家未必愿意去,因为我们安排他去乡镇中学任教,都被他拒绝了。”

“试试看吧,毕竟我们城关中心小学的条件跟城里的学校差别不大,离县城又近。”

县教育局人事科的工作人员征求关云天的意见,问他是否愿意去城关镇中心小学任教,戚校长又跟关云天亲自见面,一番好言相劝,关云天权衡了半天,鬼使神差,想不到他竟答应了!

关云天的想法比较简单,他认为城关中心小学离县城近,消息灵通,比较容易打听县城的情况,一旦城里的中学有了编制,他可以尽早知道,到时候再想办法调回城里。

其实,因为编制问题无法留在城里的,不止关云天一人。就在他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城关中心小学又分来了一名新教师,这位名叫杨倩的女教师毕业于一本大学的中文系,本该留在县城的中学任教,也是因为没有编制,只好暂时屈就于城关中心小学。

杨倩她大舅是富源县主管工业经济的副县长,原本以为把毕业于重点大学的外甥女安排在县城的中学任教,是一件极简单的事,谁知这两年县城所有中学的编制全满,虽然他是副县长,但他并不分管教育,所以他也无权跟上级教育主管部门要编制,县教育局长只能跟他承诺,一旦城里的中学有了编制,第一个解决他外甥女的问题,所以,他只好让杨倩暂时去城关中心小学就职。

每每想到这些,关云天就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气往上涌。要说因为到城关中心小学任教,他对戚校长有多大意见,倒也未必,毕竟来城关小学也是经过他自己同意的。但是,自从到了城关中心小学,关云天跟戚校长相处得的确不太融洽。

呆坐在椅子上,关云天在心里琢磨,这老戚平时见面也跟我没什么交流,今天找我又是因为啥事?嗨!管他呢,我现在都到这个地步了,要杀要剐随便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