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家三口

[]

天才刚刚蒙亮。百里村的大公鸡就叫唤起来。白雪皓和往常一样,起身穿上自己那熊皮外套的,拿冰凉的清水洗了一把脸。今天和往日不同,是自己的六岁生日,在今天,他就可以参加武魂觉醒仪式来觉醒梦寐以求的武魂了。

“不过,日常的功课还不能拉下“,白雪皓这样想到

将房间里挂在墙上的木弓取下,背上箭篓,走出房间。此时,一位年轻的妇人正在灶台前忙前忙后,妇人也就三十来岁模样,穿了一身朴素裙装,头上匝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听到声音,目光转向白雪皓微笑道

“起来了,等会别忘了回来吃早餐”

“知道了,妈妈”白雪皓答道,都叮嘱了好几年了,怎么可能会忘,白雪皓日常在心里吐槽着

走出门外,在院子里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约有接近四十岁地样子。但身材却非常高大魁梧,肌肉雄健有力,外衣里面露出古铜色的皮肤,端正的五官,简洁的短发,脸上的短须更是增加了些男人气息,此时正在用两把短刀挥舞的虎虎生风,或劈、或削、或刺、或砍,动作简洁流畅,张弛有力,只听得到咻咻咻的声音传入耳中。

将一整套招数挥洒完毕,中年人停歇下来,将两吧短刀迅捷的放入刀鞘,长舒了一口气,看到白雪皓,跑过去一把把白雪皓抱起来,还把脸主动往白雪皓脸上蹭,兴奋地说道“儿子,今天是你生日,高兴吗?”

白雪皓一脸嫌弃,用手往男人脸上使劲推,努力远离男人的脸。

“高兴是高兴,但你能别把你那满身汗渍的脸往我脸上靠吗,老爸”白雪皓一脸嫌弃说道

“哈哈,我这不是看你太可爱了吗”男人打了个憨笑。

白雪皓一脸无语,不过说真的白雪皓唇红齿白,皮肤白嫩,五官小巧,脸型端正,如果真的穿上女装,没人怀疑这会是个男孩子。

白雪皓挣扎着从男人身上跳下来,问道“今天还和往常一样训练吗”

“不用了,简单做一下热身,保持好精气神”男人随口说道

“来,让我瞧瞧,我教你的双刃之舞练得如何”

“嗯,这次我可不会轻易输给你了”白雪皓倔强说道,随后掏出了两把木质短刀。

中年人同样用两把木刀替换了两把短刀,两人摆出了同样的架势,一手正握,一手反握,蓄势待发。

白雪皓先手发动攻势,右手骤然抬起,伴随着一个前冲,直奔中年人小腹刺来。他的动作很简单,没有任何花哨,气势十足,好似气势瞬间在力量和速度的作用下已经达到了巅峰,但中年人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单手一挥,截住了单次而来的攻击,而白雪皓好似早已料到了这般情形,在被截之前左手已经准备变招,左手一招圆月挥砍,已然来临,男人不慌不忙,挡下挥砍。

就这样,两人一人主攻,一人主守,一人出招,一人挡招,循循复复,不断往返,不看那手中木刀,两人宛若跳舞一般优雅。最后,白雪皓突然趁其不备,将一把短刀往男人脸上投掷,男人反应和其迅速,左手一挥木刀,便挡在脸前,但这时白雪皓却已然跃在空中,两手共持一把木刀,从上向下刺,男人眼睛一眯,毫不犹豫一个后空翻,同时双脚还夹住了向下降落的白雪皓,而白雪皓只能对着自己小孩的身体一脸无奈。′Д`

男人将满脸不爽的白雪皓放下,摸了摸头,兴奋地说道“儿子,进步不小啊,这才接触刀法也就两个月吧,算是能初窥门径了吧,也就比我当初差了那么一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男人心里清楚,老子当初练到这种程度用了多长时间来着10个月,还是一年,算了,不管了,作为老子的威严不能丢,要好好教育儿子,不能让他骄傲自大。

白雪皓一脸怀疑,心里道我可是重生加作弊的优势,才练到这种地步的,老爸比开挂还要强,难道是代练?摇了摇头,说不定只是吹牛,不想落了面子,我懂我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