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过往(七)

第629章过往(七)

往后一年的时间里,他又创造出了很多人,都是差不多的相貌。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坐在台阶上,看着一大群人在他面前嬉闹,用跟她一样的声音笑着,用跟她一样的动作闹着,一切都跟她在时一样,甚至更热闹。

可是他不觉得快乐。

曾经只有两个人在三川五岳间游走的时候,她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他身边靠着他睡觉,他也能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笑出来。

如今一群跟她一样的人在他面前笑着,他心中却毫无波澜。

为什么呢?

明明两个人的时候那么冷清,可是现在人多了,怎么反而感觉更加寂寥了呢?

每天傍晚,他都站在雷林外吹曲。可她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有一天,他吹累了,躺在雷林外的草地上睡觉。

梦里他回到了曾经抱着圆滚滚到处跑的时候,梦到了那一天他醒来,烟灰色的烟雾散开后露出来的貌美的少女。

她坦坦荡荡地站在他的面前,每一个完美的细节他都记得十分清楚。

风吹过,黑发和银发交织,她浅粉的唇动了动,脆生生地问他:“小月,真的一样吗?”

他骤然醒来,面对的只有深沉的夜色。

真的一样吗?

她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心有点钝痛,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不一样!

他坐在那里,看着雷林,仔仔细细地回想每一个细节。

他才发现,真的不一样。那些他创造出来的人没有性别,没有温度,没有感情。他们只会模仿她的一举一动,就连闹脾气也是在模仿,才没有她的娇俏可人。

这些人虽然多,但与会动的木石无疑。犹记得那一日他问她,是不是很完美?

完美吗?

简直是蠢透了!

这样的人有多少有什么差别?没有一个能温暖他冰冷的手心,也没有一个能温暖他寂寥的心,要来做什么?

那一日阿初还趴在本源之雷旁边睡觉,突然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捞进了怀里,浓重的血腥味充斥了她的鼻尖。

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阿初,回家了。”

“所以那些人去哪里了?”

她一直在问,可他从来没有回答。但这个家再没有过第二个人。

后来的后来,他们又创造出了很多的人,将他们放到了三山四海各个地方。慢慢的,空间里到处都有了房屋,有了人,有了淡淡的温情。

有一天,阿初突然问他:“小月,为什么我们可以创造出人,那些人却不能呢?”

银倾月突然语塞。他觉得自己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他想不起来,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他好多年,直到有一天,他偶然间发现一条天地自成的瀑布,于是他带阿初去那瀑布下的深潭玩耍。

他不喜弄得湿哒哒的,于是坐在岸边笑吟吟地看着她赤条条地在水里嬉闹。

他恍然记起第一次创造人的那一天,淡淡光芒散去后赤条条的身体。

不一样,与她,不一样!

有什么东西在他脑中叫嚣着要破土而出,疼痛让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