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质问

谢元娘安静的回了府中,她直接去见了小舒氏,将遇到二皇子的事说了,小舒氏安抚她不要担心,转身就去了孔老夫人的院子,小舒氏不担心别的,就怕这事老太爷那边回来又要闹一场。

谢府这边却兴起了暴风雨,谢江沅回府直奔静安居,孔氏正在安排着府里的下人收拾屋子,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府里也该收拾起来,结果一抬眼就看到丈夫怒气冲冲了进来。

她挥退屋里的下人,“老爷不是出门了吗?怎么不高兴的回来了?”

“你还问我为什么不高兴?我问你你可是进我书房了?”

孔氏点头,“鸣哥要看些书,我过去找一些给他。”

“你是为了给鸣哥找书,还是为了找别的?”谢江沅哪里会相信她。

孔氏也不高兴了,“老爷要说什么就直接说,何必饶这么多的弯子,猜来猜去的也没有意思。”

“元娘给我写的信你可看了?”

“信?“孔氏却误会是被她退回去的信,语气酸道,“原来是那丫头和你告状了,信是我弄的,那又怎么了?如今她回了自己亲生父母身边,怎么还勾着你?一点规矩也不懂,知道是她念情,不知道的怕还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关系...”

“啪“的一声,谢江沅一巴掌甩过去,屋里安静了。

孔氏不敢置信的看着丈夫,“你敢打我?你敢动手打我?谢江沅,我和你拼了。”

孔氏扑了上去,谢江沅避开,“泼妇。”

却是懒得与她再争论,怒气冲冲的走了。

孔氏捂着脸哭了起来,曼云几个站在外面不敢进去,知道进去了也被牵怒。

孔氏却是越想越气,当天就去了孔府,这事一定要找父亲给她做主,而且还全是元娘那丫头的错。

孔府里,孔大儒一回来就发了脾气,他指着小舒氏,“我让人叫元娘,你过来做什么?在这府里老夫还支使不动人了?”

“元娘今日被吓到了,还在屋里躺着,儿媳特意代元娘过来给父亲赔礼的。”小舒氏在婆婆那里早就被交代过。

孔大儒还不知道这是躲着他呢,“吓到了?我看她胆子大的很,她还能吓到?她若胆子真那般小,当初就不会算计...”

“算计谁?二皇子?“小舒氏装傻,“这不是外面传的吗?元娘就是胆子真有那么大,也不会算计二皇子,她是孔府的女儿,一损俱损,这个道理元娘还是懂的。”

孔大儒被噎到了。

他怎么说?

承认是算计二皇子,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不承认就是放过那丫头,那丫头还不知道怎么得意。

听到外面的鸟叫声,孔大儒又想到了自己的黄虎,明明是被那丫头藏起来了,偏死丫头和他作对,就是不还回来,听双寿说这回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变成了两只。

孔大儒越想越气,“胡闹、胡闹。”

偏又说不出旁的来。

小舒氏眼皮都没有抬,“那儿媳便先告退,还有程家那边,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