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半夜的纸片人!

“这位老板,你看这辆兰博基尼蝙蝠怎么样,张扬的骚红色,绝对符合年青人的品位,要是你打算买,我可以做主给你打个折……哎,还有这辆劳斯莱斯幻影,高贵典雅厚重,完美凸显成功人士的地位,这几辆豪车可是我们这最高的档次了。”

“车是不错,但只有车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对了,你这有妹子吗?”

“妹子,你说的是嫩模吧?没问题,我可以给你安排几位,保证是最靓的,做鬼也要逍遥嘛!”

“行,那给我准备两辆兰博基尼和一辆劳斯莱斯,再安排十位嫩模吧,既然来买了也就不差这点钱,刷卡还是现金?”

“本店支持扫码付款!”

这是一家纸扎店里发生的一幕,深夜,白潇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看了看外面安静的街道,转身靠在老板椅上懒洋洋地玩起了手机。

白潇今年二十一岁,滨河理工大学的大三学生,身高一米七二,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端正清秀。

之所以做起了纸扎店的生意,倒不是说这家纸扎店是他的,纯粹是帮朋友看店而已,当然朋友也给他薪水就是了。

这年头,活人给死人烧纸,除了烧天地银行的大面额冥币外,还兴起了豪车、豪宅、游艇、手机、美女等,这生活过得不要太滋润。

每天看着一捆捆大面额的冥币卖出去,白潇都忍不住会想,这样地府里不会发生通货膨胀吗?还是说人间印的冥币与地府里的货币其实存在着某种兑换比例?

算了,这么高深的学问,还是留给经济界的大佬死后到地府发挥余热吧。

“林剑这死胖子,快十点了还没有回来,再等下去,学校就要关门了!”

玩了几局斗地主,将今天赠送的欢乐豆全部输光,白潇看了看时间,无视屏幕中央显示的“充值即可获得欢乐豆”的提示,骂骂咧咧收起了手机。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白潇的抱怨声中,店老板林剑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

林剑是白潇的高中同学,高考之后就没有再上学,而是继承家业,成了这家纸扎店的老板。要说这林剑,也是有福相的人,身高一米八,体重在去年的时候就超过了两百斤,端的是唇红齿白,珠圆玉润,而且据白潇观察,这家伙还有横向发展的趋势。

林剑走进店门,自带虎虎生威之势,自顾着来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茶水,一顿“吨吨吨”之后,看向白潇炫耀地道:“白潇,哥们儿今天谈了一笔大生意!”

“什么大生意?”见正主来,正准备离去的白潇好奇地问。

“刚才我不是去送货嘛,赶巧了那家隔壁也要做法事,这不,订单就上门了,他们跟我说了,各种纸扎需求极大,都赶上咱们半个月的销量了!”

“别,请别带上我……”白潇赶紧道。

“俗套了不是?”林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当初就跟你说过,死人的生意好赚,拉你入伙吧你却不愿意,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

“还是算了吧,这钱赚得瘆的慌。”

“瘆个屁,这可都是干净钱,来得清清白白!”

“是是是,但你不觉得大晚上的给客户上门送纸扎,很奇怪吗?还运气这么好,恰好隔壁找你下了订单?”瞥了眼满店铺塞满着的各种花花绿绿的彩色纸扎,一种无形的阴森感便油然而生啊。

“嘶,被你这么一说都觉得有些发毛了。”

林剑这胖子哆嗦了一下,随即看到店铺墙壁正中央挂着的那副爷爷的黑白遗像,他面色一正,叱道:“好你个白潇妖孽,竟敢妄图破本道爷的道行,还好本道爷道心坚定,道基固若磐石!”

“什么道基固若磐石,我看是你的体重好似磐石吧。”看着活宝似的胖子,白潇嘴角不由抽了一下,白眼道。

“你瞎说什么大……”

林剑愣了一下,说完他转过身,对着遗像郑重道:“爷爷莫怪,孙儿刚才只是一时迷惘,作为林家纸扎店第三代传人,孙儿明白肩上的重担,一定将林家纸扎店发扬光大。”

见林剑在这个问题上犯起了神经质,白潇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说道:“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我该走了。”

“等等。”

“什么?”

“白潇,我看你眉间稀疏杂乱、毛形逆生,命宫处有杂纹若隐若现,这是厄运之相,要不今晚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回去了吧。”林剑罕见地严肃道。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会看相了?”白潇一笑,“不跟你扯有的没的了,走了!”

“诶,那你慢走。”

……

白潇走出纸扎店,此时宽阔的街道上安静极了,虽然已是五月,但夜晚依旧凉风习习。

抬头望天,天色暗淡,月明星稀,朦胧的月光笼罩天空。在街道拐角的地方,白潇掏出手机,用滴滴叫了一辆网约车,然后就在原地等着。

快十点了,回学校的公交车早就停运,不然他也不想浪费这十几块钱。

不过很快,他就被一阵吵闹的声音吸引了注意,转头看过去,却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行人正一边敲敲打打,一边朝他这边走来。

这是……出殡?

大晚上的?

白潇有些意外。

鼓乐声声中,一个十几岁的小伙手捧遗像走在最前头,之后是手持招魂幡、孝灯、挽联、铭旗的队伍走在中间,再之后是灵柩队伍以及亲属队伍,这些人有老有少,个个头戴孝帽,有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