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那个乞丐

洗肉切菜的活交给了下人,穆老板受到热情邀请,添了小凳,举起筷子吃了起来。忙活了大半天,本来按规矩,倪卿卿这小女子是不能同席的,但倪卿卿脸皮厚又不在乎这些俗礼,取了碗筷,紧挨着倪大仁站着,烫了些鱼皮,夹在了自己的香油碟里。

新洗的菜还没呈上来,锅里的菜也越吃越少。

朱铭昭看中了一粒肉丸,伸出筷子去夹,倪卿卿专注看着锅里,没看见朱铭昭伸来的长筷,两双筷子便一齐夹住了肉丸。

二人互望一眼。

“世子请。”倪卿卿很识趣地松了筷子。好吧,她得把朱世子供着,怎么能和他抢东西呢。

“不必。”朱铭昭手腕一翻,就将那肉丸抛进了倪卿卿碗中央,“你留着自己吃。”

在座的人,个个一大把年纪,都是人精儿,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幕。这滚水烫过的东西,即便沾了些唾液也无妨了。这世子,果然还是嫌弃倪家这小医女。

“谢过世子。”倪卿卿倒很客气,端了碗去到梅树后面,与灵丹相互争着吃。盛贵手里拿了一双筷子,时不时去偷夹倪卿卿碗里的东西。蛋壳很满足地趴在那里,嘴里含着一根大肉骨头,啃得十分卖力气。

下人端着托盘,终于把一盘盘切得薄薄的肉片端了上来。

“倪姑娘,去烫些牛肉片过来。”盛贵舔着嘴,小声请求。

“姑娘,别烫牛肉片,烫羊肉片!”灵丹小声唱着反调。

倪卿卿允了,赶紧又挨到倪大仁身边,烫了牛肉羊肉狍子肉,装着满满一碗,又踱步到梅树后。本来火锅嘛,人多吃着才有意思。

桌旁的人吃得尽兴,因为大夫居多,所以聊的大都是些新奇的怪症。有的吹嘘,他见过有人生下来,就有三只手四只脚。有人不屑,说他见过一生下来,身子都连在一起的。还有人说,他还在书上见过,有人生下来头都连在一起,还活得好好的。朱王爷嘿嘿一笑,说他在西凉亲眼见过,怪胎还当菩萨供着,书上说的不假,是真的。

倪卿卿竖着耳朵听,也不觉多新奇。这些事,在这时空看着新奇,但她那个时代,早就见怪不怪。

一桌人边吃边聊,越吃越香,越聊越起劲儿。馋得倪府的下人,直掉哈喇子。

倪大仁抿着小酒,又说太子打算建皇家医馆,专门收治各种疑难杂症,地址选好了,草图也画好了,等明年开春就动工。其他人附和,大赞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又顺带发自肺腑地把太子大赞一番。

碗里的肉又见了底,倪卿卿正想起身去夹菜,忽地一个顶着鸡窝头,乞丐模样的人,从拱门那边狂奔了过来。

“馋死我了!馋死我了!快给我吃些!快给我吃些!”那人边跑边嚷。

守在拱门边的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张开手臂,要去拦下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个乞丐。

“放他进来!”朱铭昭忽然起身,冷着脸吩咐。

那人便一路狂奔,畅通无阻地奔进了院子。蛋壳闻声,叼着大骨头,屁颠屁颠地朝那人跑去。

“乖,今天我不吃骨头!”那人绕过蛋壳,挤到朱铭昭身边,举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