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深秋,夜色沉沉。

整个皇城笼罩在一片静谧之中。

太极宫里,烛火摇曳。

沈姝一袭白衣,端着朱红的托盘,敛目跟在内侍身后,一步步朝寝殿正中明黄的榻几走去。

她的心跳得极快,手在微微发抖。

托盘之上,白玉碗中浓稠的药汁,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天启帝半倚在榻几上,病入膏肓的脸上,没有半分将死之人的颓丧之气,反倒有一种勘破生死的淡然超脱。

内侍在榻前止步,躬身道:“陛下,药和人都准备好了。”

尖细的声音,在大殿里格外刺耳。

天启帝淡淡扫过沈姝的脸,视线落在她垂在身侧,微微发抖的手上,唇角勾起一抹的淡笑。

御医接过沈姝手里的托盘,细心将那托盘里的药汁倒出来验尝一遍,呈给天启帝:“是云疆的九转汤无疑。”

天启帝接过玉碗,将药汁一饮而尽。

他看向沈姝,虚弱又温声道:“别怕,过来。”

沈姝紧了紧手,趔趄几步走到榻前,垂目跪在榻侧。

她眼睫轻颤着,弱柳扶风般娇小的身体,瑟瑟如一头待宰的小鹿。

这情景,看在天启帝的眼中,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相似的那幕——

天启帝唇角的那抹笑,不觉带上几分残酷。

他执起沈姝的手,似情人般呢喃:“你别怕,朕不会伤害你。放心,今夜之后,朕会让你成为大周朝最尊荣的女人,仅次于朕的皇后。”

沈姝白皙的小脸,因这句话染上些许红晕,绯色的唇更是激动的抿紧,竟忘记了该要谢恩。

天启帝的笑容越发温润,眼神也愈发掩饰不住嘲弄。

女人,向来都是蠢的。

就算是眼前这个,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女人,也敌不过他许诺的盛世尊宠。

“陛下,时辰到了。”

内侍将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呈到天启帝手中,躬身退了下去。

天启帝在沈姝素白的腕间,划了一道。

猩红的血,顷刻便从伤口涌了出来。

他俯首,闭上眼睛陶醉的嗅了嗅,血液带着一股甜腻的腥气扑面而来,就如同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柔弱、却带着生机。

是他这具病入膏肓的身体,许久都不曾感受到的生机。

天启帝张开嘴,吸在了伤口处。

血液入喉,如同一樽上好的美酒。

他甚至已经开始想象,不久之后,自己会多么英姿勃发的重新坐回金銮殿上。

沈姝感受到疼痛,终于抬起了眼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