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矛盾激化

一路上秦夫人只恨轿夫教程太慢,恨不得能飞着回到王府,倒要当面问问王妃王妃到底哪儿亏待她了,要如此的让王府蒙羞,坐在轿子里越想越生气的秦夫人恨到手握拳头捶自己的大腿。

轿子刚落下还没停稳当,秦夫人就自行掀开轿门的帘子,在下人们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从轿子里出来,李嬷嬷虽然上了年纪到底是跟前伺候习惯的,麻利的上来搀扶着,话也不敢多说一句。,不理会一路打招呼请安的人一路直奔清思园而去

“王妃,这幅画得真好”吟雪看着桌上跟真人几乎一样的夫人由衷赞叹着。

清思园里风清心正执笔画着母亲的肖像画,桌上还对着几张揉成一团的废纸,

“这儿,眼神,还不够好,不得母亲的神韵”风清心右手执笔,左手扯着衣服袖子,摇头说道,怎么就是画不好。

“在吟雪看来已经非常非常像,不信吟雪拿着您再瞧瞧”说着就伸手去拿桌上还笔墨还未干涸的画。

“下贱坯子”

吟雪刚刚拿起来,风清心还来不及阻止,门口就传来秦夫人的谩骂,主仆二人都被这粗鄙之言惊到,齐刷刷转向门口处。

“秦夫人,您怎么能”吟雪心里非常不服气,之前几次都劝王妃算了,可今儿秦夫人这也太目中无人,竟然敢骂王妃,不满的说道。

“有你这下贱坯子什么事”秦夫人又想到那日吟雪和夜校尉搂搂抱抱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手上的拐杖扬起就落在了吟雪的额头上。

可怜吟雪一句话没说完,头上就血流如注。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秦夫人却像没看见似的,又再次扬起手上的拐杖,这一次却是冲着风清心而去,吟雪担心王妃伤着,不顾头上的血,就往那边挡过去,只是她的动作没有风清心快,还不等吟雪迈开腿风清心已经一只手轻轻带开吟雪,一只手挥了出去。

“哎呦”只听一声惨叫,秦夫人已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夫人”陪同着来的,李嬷嬷大惊失色,惊喊道。

“来人,快去请大夫”

风清心和李嬷嬷同声喊道,懒理在地上惨叫的秦夫人,风清心专注的查看着吟雪额头上的伤,还好是上了年纪力气不大,否则这么结实的一棍子下来,只怕吟雪命都去了半条,伤口处起了个疙瘩,还有指甲盖长的伤口。

掏出帕子为吟雪暗着,等着大夫过来包扎,这才去看躺在地上惨叫的秦夫人,李嬷嬷一人无法夫妻秦夫人,刚才那一甩不自觉的使了一成的功夫,秦夫人自然是难以抵挡,这一跤摔得应该不轻。

“你对我们夫人做了什么”李嬷嬷壮着胆子问道。

再看,只见地上的秦夫人脸色惨白,汗珠渗出,捂着小脚踝,怨恨的看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