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三年后

过了年之后,顾展眉就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医院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

手术也是一台连着一台。

孩子已经三岁,平时没有时间带,都是被送到公婆那边去。

再晚上九点多下了最后一台手术之后,顾展眉才在更衣室里面呼出一口气,顺带着将帽子扯下来,露出了前额微微有点汗湿的头发。

外面起了大风。

顾展眉从窗口往外瞧了一眼。

夜色黑漆漆的。

她皱眉,浑身的神经却在高度紧张之后,变得放松了许多。

不管是天气怎么样,终归是手头的工作忙完了,周末倒班,也可以休息两天。

可以顺便去公婆那边看看孩子。

她这么盘算着,就换好了衣服。

然后会自己的诊室里面拿了包包,穿上大衣,裹紧了围巾,这才匆匆往楼下走。

对于这样繁华的一线城市来说,九点多钟,才是夜生活的开始。

外面灯红酒绿,不会感到太寂寥。

所以,虽然没了公交,从路边打个车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出了医院的门诊楼,就要直奔医院大门。

但是,刚走出去两步,就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响起来:眼睛往哪儿看呢?

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语气。

顾展眉眉毛一拧,又喜又怒的无奈转身。

就看见在距离自己五步远的地方,秦誉很不满的看着他。

在他的怀里面,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被棉服裹着,跟个小树袋熊一样软趴趴的伏在他的肩膀上。

一看见他怀里面的小孩子,顾展眉的眼睛里面就迸发出光彩来,惊喜的快步走过去,但是却温柔的压低了声音,轻声问他:怎么带他来了?

都放咱妈那边一个多星期了,再不接回来让你看看,我觉得你快想死他了。

还真是,顾展眉说着,就踮脚,然后轻轻亲了孩子的额头一下,接着道: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半个月前,秦誉出差,任务重的厉害。

连年都没有在家里面过,就急匆匆出去了,半个月也没有音信,不知道执行的什么任务,危不危险。

她又刚好看了过年的电影,讲的就是秦誉这种军人出国执行维和任务的。

电影画面描述的东西,让她心惊胆战的。

给秦誉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这几天心里面都很担心。

这会儿看见秦誉回来了,就眼睛一直在秦誉的浑身上下瞧。

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受了伤。

还刻意去看了看秦誉的手指,有没有好好的连在手掌上。

秦誉看见她的眼珠在自己身上乱看,就疑惑的问她:你在看什么?

看你有没有受伤。

我任务都是提前做完回来的,当然没有受伤。

顾展眉听他这么说,才松了口气,然后道:走吧,带着小琛赶紧回去,外面风大,别冻着孩子。

秦誉听见她这么说,还有点吃醋:不怕冻着我啊?

老夫老妻的,你差我这点关心?

顾展眉从秦誉的怀里面把那可爱的小儿子给接过来,然后细心体贴的给孩子用围巾裹了裹,不让风吹到他。

秦誉那边贫嘴:就算是老夫老妻的,我也差这点关心。

那你醋劲儿可真幼稚?

我幼稚?

秦誉挑眉看她。

顾展眉道:别贫嘴了,赶紧去开车,回家去。

那回家再说说谁幼稚。

秦誉上车开车,顾展眉坐在后面,一路上都在专心的看着怀里面的孩子。

儿子已经三岁多,这个跟着她在尼日拉受尽了颠簸大难不死的孩子,也算是自己有福气。

生下来之后,除了耳朵的听力稍微有点问题,别处都没有问题。

她其实有点自责,当初怀着这个孩子的时候,没有好好的安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