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话 宫廷一剑

宫廷第一剑?云峰?是师父口中的那位友人的名字?吕克感觉自己有点脑子不够用了,师父跟宫廷第一剑是朋友?

这招是我师父教给我的。吕克说道,我师父认识那个什么宫廷第一剑?

宋杰教的?他怎么会呢?燕九姑呢喃道,他是去釜底抽薪了是吧?他是打平了是吧?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了。说着她用手掌按了按额头,样子显得有些痛苦。

前。。。你别往心里去,这些问题我去问我师父就可以了,不用那么用力地去想。吕克担心燕九姑的精神再次出现问题,赶忙劝解道。

燕九姑神情有一阵恍惚,看向吕克的眼神也变得陌生起来,那目光里面不带一丝感情,让吕克不自觉的有些警惕。只是那种危险一闪而过,吕克紧张地长出一口气。

小九,你没事吧?吕克大着胆子这样叫了燕九姑一声,听到这声称呼,燕九姑好似被叫醒了一般,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如水一般澄澈让反射出了吕克的身形。

没事啊,怎么了?燕九姑好奇地反问了一句,刚才那种痛苦迷茫全都不见了踪影。

没事就好,你刚才的样子有点让人害怕。吕克说话也自然起来,反正此地没有外人,燕九姑又有点迷迷糊糊,不如顺着她的意思,免得横生什么事端。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京城了吗?燕九姑看了看周边的环境问道。

哎,吕克感叹一声,看着样子还是没完全清醒过来。吕克渐渐发现,燕九姑和方青黛等人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也会犯迷糊,但是还能分清楚自己的身份已经众人的关系。而单独面对自己师徒的时候,燕九姑则是完全的迷失在了过去。她无法接受君子剑宋杰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她也记不得她口中所说的那些人的命运到底如何。

吕克猜想,如果易白术告诉自己的是真实情况的话,那么燕九姑手上应该就是在义军被平定的这段期间,只不过听燕九姑的口气,当时的她已然有双面罗刹的宗师层面的实力了,能让她受伤如此之严重,对方该是什么来头?

我从京城回来了已经。吕克没办法,只好顺着燕九姑的口风说道。

那你们拿到那张药方了吗?我看看,我才不相信世间有什么成神的丹药方子。燕九姑伸出手来,神情有些兴奋。

吕克想起了那日里贺涛对自己讲过的话,看来燕九姑口中所谓自己去京城,应该是为了那个所谓的神体药。按照涛叔当初所讲,跟父亲一起去的另外三人伤亡惨重,只有父亲一人侥幸逃离。只是这话怎么跟燕九姑说呢?照实说的话,万一燕九姑出现什么问题,自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们没有得到那张药方,其实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吕克只想把这个话题岔过去。

可是我们见过那种丹药的力量啊?虽说不能成神,但是一个普通人吃了居然也有了真气内力。燕九姑显然有点记不清事态,只是自己明明见过的,怎么会没有呢?

吕克对当年之事的了解,仅限于从贺涛口中得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