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妻妾欢度中秋

公元1784年秋

这一年中秋佳节的家庭聚会,对于和珅一家来说是史无前例的,是别具一格的,是艺术价值极高的艺术盛宴,各妻妾轮换登场,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其中吴卿怜抚琴,豆蔻吹笛,长二姑二胡合奏的《梅花三弄》最是引人入胜,全曲借梅花洁白,傲雪凌霜的高尚品性,借物咏怀,抒发了三位沦落红尘,命运多舛的的可怜女子不屈不挠的高尚情操。

接下来还是由三位演奏,和珅朗诵的《春江花月夜》,则通过乐曲优美质朴的抒情旋律,流畅而富于变化的节奏,描述了三位女子来到和府后诗情画意,柔情似水的幸福生活。

一夜的狂欢使和珅特别的开心,而酒精的作用,却使和珅辗转难眠,回想多年前,自己与弟弟和琳的那一个饥寒交迫的中秋之夜,不由得感慨万千。十六个中秋夜过去了,自己从籍籍无名,穷困潦倒到今天官居一品,富甲一方,有一个人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的,那就是自己的结发妻子霁雯。他不想红楼梦里的桥段在自己身上重现,想到这里,和珅便穿上衣裳,给已经熟睡的豆蔻掩了掩被子,轻轻地离开豆蔻卧房,来到自己和霁雯的住处。

当和珅走到霁雯房间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于是和珅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呀,这么晚了,都回去早早休息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和珅纳闷,什么情况,什么一个人可以,发生什么事了吗?

“夫人,怎么了,怎么还不睡觉呢,是在想我吗?嘿嘿。”

走进霁雯后的和珅这才发现,霁雯正在纳鞋底子,看尺寸不是自己的就是儿子丰绅殷德的。

“这么晚了,这么夫人还不歇息,身体要紧,这些粗活,就让下人干就好了。”

霁雯只看了和珅一眼,便又开始认真的纳鞋底子。

“中秋之后,天气转凉,夫君整日奔波于天下大事,一双好鞋可以让夫君走路轻省许多。”

和珅心里那个感动啊,霁雯乃实实在在的大家闺秀,爷爷英廉官居当朝一品,什么时候做过这种粗活,还不是对自己情深意切所致。

“夫人对和珅的情谊,和珅万死都不会忘记,不过,已经是子时了,夫人身体一向不好,还是早早歇息吧。”

霁雯放下手中的活计,撒娇一般的瞪了和珅一眼。

“大晚上的,不要说什么死呀活呀的,多不吉利啊。你怎么跑过来了,今晚不是应该在豆蔻的房里过夜吗?”

“豆蔻早睡熟了,为夫一个人无聊,便想起和夫人的过往,一时感慨,就跑过来了。”

和珅一边说着,一边把霁雯拥入怀中,两个久经沧桑的老夫老妻有点不自然的亲昵起来。

“夫君好久没有这样抱着霁雯了,感觉好不习惯。”

和珅摸着霁雯的头,嘴唇一直停留在霁雯的额头,心里非常的难过,确实是,自从自己官运亨通以来,从来就没有缺过女人,送上门来的女人更是络绎不绝,自己一直沉迷在这种所谓的成就感中不能自拔,早已忘却了这个自己最爱也是最爱自己的女人,也是需要丈夫的疼爱的。

“霁雯,为夫委屈你了,可在为夫的心里,谁也无法和夫人相提并论,可毕竟咱们现在这么大的家业,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