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流柳改

“古介,流柳这一招,原理就是利用剑的挥动,产生视觉残相,从而让人丧失掉注意力,然后死在一刹那的失神中是吧。”

“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在使这一招的时候,最好就要收敛杀心,避免任何可以激起对方警觉的动作。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可能性的让对方陷入失神状态。不光是剑如柳树枝条那样的舞动,人也要像柳叶那样融入空气中吧。”

“是这样的么?教授我们剑术的家族长老只是教我们使用这招的时候要假想自己是一片叶子啊,原来是这个道理啊。”古介恍然大悟。

有一些招数,需要相对应的精神状态配合,才能调动身体的神经和肌肉,发挥最大作用。

比如简单的拍一下桌子,如果拍击的时候,假象自己是一头老虎,正在用爪子按住猎物。那无形中,力量就大了几分。这个有兴趣的都可以试一下,是真的。

真正要分析,可以写很长的一篇论文,调动了哪一块肌肉,刺激了什么激素的分泌。但是写到秘籍里,就一句话,如虎扑食。简单,传神。

忍界以刀术为攻击手段的家族,都不可避免的接收了一部分武士的传承。但是文化水平又不高,解释不清楚,照着练就对了。练出水平的,就是天赋高,练不出来的,就是悟性不行。

忍界的通病,重实用,轻原理,恨不得都是傻瓜式操作,告诉我步骤就行了。使出来的效果不行,那就继续练,练多了,效果就出来了。

长田痛苦地捂住了头,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是存在着很严重的代沟的。

“古介,这么说吧,你的性格,恐怕根本就做不到像柳叶一样融入空气中吧。你无时无刻不充满了强大的进攻欲望,甚至等不及判断对方是否陷入失神状态,就要攻击了。你的气息急促,隔着10米远都能被听到。这样你的流柳,耗费了大量的体力,但是没有起到应该有的效果。”

古介从小成长的氛围,就是这样的,复兴家族的期待,刺激着每一个人拼命的去表现,去进攻,但是这样的心态,和流流的剑意是相违背的,导致丸星家越来越难出高手。

“那只要通过苦练,能制造出更多的幻相,这种情况就一定能改善的。”古介已经变得底气不足了。长田说的,确实是他的性格习惯。

“三流的剑客,拼的是力量体力,忍刀的质量。二流的剑客,拼的是招数算计。一流的剑客,比的是气度和忍道。“不弄几个阶段,长田表示装逼不给力啊。

“流柳这一招,首先要做的,就是拉开距离,用气势压迫住对手,让对手不敢靠近,给自己从容发挥的空间。然后,却要求散开气势,让自己融入环境中,把自己从对手的锁定中脱离开,达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效果。即使是最后的出手环节,也不是追求速度的一击必杀,而是要不带杀气的杀死对方,就好像飘落的柳叶,直到落在你的皮肤上,你才会察觉到,否则,你会特意去回避没有威胁的柳叶么?”

这一套理论,是迥异于忍界片面追求速度和力量的习惯。反而偏向于武士的那一套。但是确实比之前单纯追求更多的幻象来的高明啊。真能做到,成就绝对不止原著中一个接近上忍的古介。

“可以这样么?”长田这说的理由一套一套的。让古介也有点怀疑了。

“之前丸星家和木叶别的使用忍刀的家族较量过吧。虽然过程是保密的,但是结果据说都不太好。我想大概是输在这几个方面吧。“

“一,对手压根不给你拉开空间,就是追着砍,流柳在追求技巧方面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