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她竟然....

如果说,一个人,已经完成了他人生的终极目标;那,他还需要去完成初级目标吗?这是个问题。

******我是落知烦恼分界线*****

席落知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华灯白墙,很是酒店总统套房的格调。

遥想她有生之年。

初级目标,结交江矣成;

终极目标,上了江矣成。

僵硬地转过自己的脖颈,便看到了一张人畜有害英俊窒息的脸庞,而拥有这个脸庞的主人,正将他那一副光洁有力的臂膀,搭在自己本无二两肉的胸口。

席落知又僵硬地把头转回来,咽了咽口水,望着天花板继续出神。

诚然,他已经完成了后者。

但自己是如何做到跳过初级目标直奔终极目标的呢,要知道,在他睁眼的前一刻,还是和身旁的男人,还属于陌生人的关系。

他努力地回忆着自己在睡着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

一闭上眼,满是和江矣成缠绵的画面,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席落知自觉老脸一红,腾~地打住所有羞耻片段,欲~火中烧啊。

这种只要一秒钟却能造成质的飞跃的事情,适应起来确实需要一点时间。

但此刻的问题已不在于是如何发生的,而是她该不该顺便实现下人生的初级目标,叫醒身旁的男人,一起来探讨下眼下的这个问题。

还是自己悄无声息地离开?

基于此,席落知想了三个版本。

《总裁夫人别想跑》——如果是这个套路,前提是自己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然后留下一笔钱和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内容大约是,昨晚上你服侍得我很不错,这是你的费用,不用找了,记住,不要找我。

出于霸道总裁的霸道设定和对抗心理,他一定会布下天罗地网来找自己,然后发现对自己早已爱得无法自拔了,一定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席落知的笑脸突然僵在脸上。

虽说江矣成是出了名的冷面痴情,但是他那份痴情劲儿,估计还在顾家莫少的前未婚妻向岑身上,对于自己,不至于会做到这份上。

既然如此,那可能是《总裁爹地,妈咪跑了》的版本。

想着,席落知悄悄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她动了动心思,不准备吃事后药,等到小种子在自己的肚子里生根发芽然后长出一个小江矣成,蹦跶蹦跶到走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爸比,你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