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醒来,穿越了?

韩弄潮被吵醒了。

“夫人,已经是卯时了,该起床了。”丫鬟锦儿站在床前轻唤道。

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今日是夫人进门的第一天,等下新媳妇要前去正屋给公主和驸马敬茶,夫人若是再不起来准备,恐怕就要去迟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锦儿又来催了。

“新媳妇”、“公主驸马”等子眼蹦进了她的脑海,韩弄潮一下子坐了起来。

昨日在花轿上醒过来的情形逐渐苏醒——是了,貌似她是成了亲了?

韩弄潮记得昨日她幽幽醒来,入目之处竟然是一片漆黑。

她下意识地伸手把盖在她头上挡住她视线的罪魁祸首一把扯了下来,还没待她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耳边却是传来一个如稀重负声音:“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姐?是什么鬼?

韩弄潮把手里的东西拿起来一看,不由皱眉。

一块红布?

她抬头打量四周,发现自己不仅坐在一辆古色古香的轿子里,身上竟然还穿着一身大红嫁衣,还有外头传来的一阵阵吹打的奏乐声,这一切都让她满头雾水。

这唱的是哪一出?拍戏?

待她的视线最后转到旁边两位脸上浮现出欣喜若狂之色的小丫鬟身上,韩弄潮基本可以认定,她一定是在做梦。

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怪诞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记得清清楚楚,之前的她可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睡大觉呢。

她却是不知道,在她酣睡之时,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上方的豆腐渣工程便塌了下来,外头传来的一阵阵凄厉的叫喊声:“塌楼了!”,只是被尘土掩埋的她却是再也听不到了。

而对自己的遭遇毫无所知的韩弄潮理所当然地把眼前的一切当做是一场梦,所以她很快就把眼睛闭上了。

只是轿子里头的两位丫鬟见到韩弄潮这般模样,顿时分寸大乱。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梳着双螺髻的锦儿一脸的大惊失色。

“莫非是蔡御医下药之时下重了?老夫人不是交代过,药效大约这个时辰就失效的么?怎么又昏迷过去了?”年长些许的萍儿也一脸的焦虑:“刚才袁嬷嬷在外头已经悄悄提醒过,再过一刻钟就要到萧家的大门了,这可如何是好!”

两位丫鬟一脸无措地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对着韩弄潮就是一阵山崩地裂式的摇晃:

“小姐,快醒醒!”

“小姐,前面就是萧府了!”

“小姐,你若是再睡下去,我们都要遭殃了!”

“小姐……”

“够了!”

韩弄潮被两人折腾得全身都快要散架了,终于再次睁开眼睛。

身上传来的强烈不适以及脑子里突然蹦出的陌生的记忆是如此的真实,也让韩弄潮终于意识到,她如今的遭遇竟然不是梦,而是切切实实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这是穿越了?

然而容不得她多想,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外头有人喊到:“新娘子下轿!”

韩弄潮于是被搀扶着下了花轿,随后被人像个木偶一样领着,浑浑噩噩地完成了成亲的仪式。

被扶回新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