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心病(上)

一想到二太太如今躺在床上的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韩云嫣心里就异常的烦躁。

生龙活虎地与韩老夫人斗了这么些年,谁也没想到她如今竟然说倒就倒。

韩云嫣看着韩幼林那张稚嫩的脸,到底是不忍出声责备,于是耐着性子解释道:“你可知道,姜嬷嬷教导过的世家女子,无一不被认为是大家闺秀的典范,受到上京的各大世家的追捧,有多少贵女盼望能投到她的门下?”

“就算这样,也不用求到她头上!”韩幼林仍然不服气。

从小到大,姐姐韩云嫣在她的眼里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她可不相信连这点小事姐姐都无法搞定。

韩云嫣闻言直接怒了:“你还以为自己是个香饽饽不成?”

之前韩家与萧家的亲事,若不是她花了大力气在两家之间周旋,最终让长公主殿下点了头,事情才得以风平浪静而过。

然而如今的情况是,虽然两家一致对外表态,韩幼林的生辰八字与萧景瑜不合,所以亲事才换了人,但事实上,那些人明面上不敢说三道四,但是私底下的议论的还少吗?若不是碍于两家的威慑力,韩幼林都不知道要被外头传成什么样了。

这种情形之下,上京又有哪位教习嬷嬷会心甘情愿地接下这样的差事?更不用说姜嬷嬷这样一位让人趋之若鹜的大家了。

韩云嫣看韩幼林仍然一副不服不忿的态度,心里不由涌起了一股无力感,“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自从你退了亲,除了相熟的人家?可有别人给你下帖子?”

韩幼林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些时日母亲病了,就算有人给我下帖子,我总不能扔下母亲不管吧?”

韩云嫣冷笑:“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与你争辩,事实到底如何你我均心里清楚!”

韩幼林终于渐渐地煞白了脸。

“你要知道,只有自身强大,才会有了安身立命的底气。”韩云嫣若有所指的话传入了韩幼林的耳朵里:“像三妹今日能如此硬气,不过是借了长公主殿下的势,我却是不信,妹妹连她都不如!”一副对姜嬷嬷志在必得的模样。

韩云嫣说这话的底气,不仅来自于韩二老爷的位高权重,还来自于除了萧家之外,与韩家有姻亲关系的沐、徐、陈三家在上京的地位,这三家任何一家在上京都是不容小觑,这样强势的阵容,也难怪韩云嫣有如此大的口气。估计在她心里,姜嬷嬷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想拒绝也要掂量掂量吧。

让韩弄潮递话,不过是一次试探,颇有先礼后兵的意味。若是韩弄潮识趣,就应该主动去说服姜嬷嬷;若是姜嬷嬷识趣,就应该知道韩家的邀请不是那么好推的。

而此时刚躺下午休的韩弄潮,却是辗转反侧,有些心神不宁。她从秋枫院回了韩老夫人屋里之后,韩云嫣却是出乎意料的什么也没有再提。只是以她对韩云嫣的了解,她应该不会如此轻易地善罢甘休才对。

不得不说,韩弄潮的预感真是无比的准确。不过若是想让她妥协、乖乖把人让出来,那是不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