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好童年

秋雨过后,整个空气都是清凉的,初秋时节有点冷有点潮湿。

苏媚穿着姑妈新织的淡黄色毛衣,正幸匆匆准备去姑妈家找表姐君儿玩,虽说是表姐,大苏媚两岁,但却是同班同学兼同桌,感情好的自然不用说。这天晚上,苏媚肯定就留宿姑妈家了。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姑妈家就一个女儿,自小疼爱的紧。君儿倒是羡慕别人家有个兄弟姐妹的,可自家爸爸那边的叔伯家都是男孩,没一个同辈的女孩。好不容易妈妈娘家这边的大舅舅家,有个苏媚年纪相仿的妹妹,让她有机会体会做姐姐的派头,自然是欢喜的。

?

苏媚爸爸这边兄弟姐妹四五个,而且苏媚这一辈的堂兄弟姐妹们也多,但是由于苏媚是长女,又是苏家的长孙女,加上自小性子温和乖巧,倒是走哪都招人喜欢。尽管苏媚家里没有男孩,她还是打小招人疼的。平时苏媚经常留宿姑妈家,也是见怪不怪,跟君儿好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有几次晚上九点一过还没回家,老妈就锁门了。这让苏媚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老妈的宝贝女儿,太不上心了吧!好歹自己是个女孩呀。

十三岁的苏媚,个子倒是挺高,长的白白净净的,五官特别突出,打小就是颜值担当。只是这孩子自小散漫惯了,啥事都不上心,读书也是不上不下,好几次苏妈妈都要气出血了。每次苏妈妈看到君儿的奖状和奖杯,就能把苏媚念叨的一个头两个大。这也不能怪苏媚,虽说是家族里的长姐,可是上面有个君儿姐姐护着,又有几个族系里的堂哥们宠着,加上苏妈妈第一胎男孩难产没留住,后面好不容易生了苏媚,自然更是宠爱有加,苏媚的小性子也就比较随性,倔强任性些是难免的。不过苏媚天真烂漫,心底善良,平时确实心性比较慢,免不了懒散,就是俗话说的晚熟吧。每天就知道玩啊吃的,无忧无虑的。至于读书学习嘛,也不是不认真,确实是心性慢,经常反应慢半拍。

在梦城这样的传统海边小镇,家里没个男孩,还是挺让陆雪梅苦恼的。虽说疼爱女儿,可自己的苦又能跟谁倾诉呢。本想着男人会赚钱,供养两个女儿读书是不成问题的,虽说女儿不比儿子,可好好培养,也能顶上用。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家这个大女儿,看着聪明的样,怎么读书竟是没用的。自己又不好跟自家男人抱怨,自己没生个儿子,在婆家已经是被低看的了,哪里还敢在赚钱养家的老公面前抱怨。因为苏妈妈娘家并不富裕,加上自己在这样重男轻女的环境下,家里没有个儿子,多少被人看清轻。苏妈妈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也没啥文化,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三不五时的在苏媚面前放放狠话,或者苦心婆口,只指望孩子能自己上上心。眼看着马上读初中了,苏媚这孩子还整天吊儿郎当的,说她读书差吧,她在学校表现也很好,老师都很喜欢她,可是吧,这和君儿一比,可就差的远了。

苏姑姑虽然对苏媚很好,因为那是自己弟弟家的孩子。可对陆雪梅可就是两样的了,不止姑子这么带苏妈妈,其他两个叔叔家的媳妇也是看陆雪梅低一点。要不是苏媚爸爸会赚钱,又是长子,对陆雪梅母女三人疼爱有加,这陆雪梅哪敢在镇上多走动,全凭男人护着。许是如此,这苏爸爸又是个有担当的汉子,家里头里里外外都是勤快的很,长的也是高大帅气。虽说生的是女儿,婆家不是很待见自己,可老公对自己的好,陆雪梅还是挺长脸挺知足的。

眼看着马上入冬了,这南方海边小镇,倒是气氛热闹的很。一年到头,渔民人家也就等着这年前的收成,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做年糕的米。苏媚老爸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人物,出海都是最勤快,收成也最好。

这明年孩子就要去初中了,小的苏乐也马上上三年级了,苏爸爸和苏妈妈也是忙着做年糕。一大早就去北街那边拿牌子等着叫号子,这机器做的年糕自然是快的,苏媚也不知道帮忙凉晒年糕,只知道跟在君儿后面,两个人瞅准年糕出机器口,学着大人的样,快速扯一把还没成型的年糕,乐呵呵的跑去二叔那要白糖,然后扯着白白的米团摊成饼状,包上白糖就大口吃起来。学生头的短发,圆鼓鼓的小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乖巧可爱的惹人爱。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还是君儿懂事,吃完就去帮忙晾晒年糕了,三个舅舅家的,加上自己家的年糕,再加上镇上其他人家的,远远望去,那一排排竹席上的白色年糕,竟是壮观的很。多年后,每每想起这些,苏媚就一阵惆怅和想念。

过了寒假就是春天了,漫山遍野的红杜鹃倒是极美,有时候苏媚和君儿还有同学丽丽,经常往山上跑,摘一些回家放花瓶里。由于苏妈妈的念叨,苏媚也不敢再粗心大意,准备最后一个学期努力努力,毕竟初中以后要学的课程可就多了。一个寒假都在家看书,愣是把借来的初一英语书,读了好几遍,虽然还是没搞懂,可努力认真的样子,还是宽了苏妈妈的心。就这样,苏媚继续每天漫不经心,插科打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