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玄历二月初二

大福号客船在雾岛上停泊了一天,载上了最后一批乘客,在强劲西风的推送下扬帆驶离了港口,向着目的地东廷都护府首府瑞光破浪前行。

船只中层一间单人羁押室内,盘膝坐着一个身穿斗篷,戴着遮帽的人,从阴影下方露出的脸庞上可以看出这是个年轻人。

羁押室下方狭窄的翻门一开,几张报纸从外面塞了进来。

张御听着脚步声走远,伸手拿起眼前的报纸,多年呼吸法的锻炼,使得他体魄远胜常人,哪怕这里光线昏暗,也不妨碍他阅读。

他首先扫了一眼日期。

“大玄历二月初二。”

目光在这上面停顿片刻,他这才往下看。

和三天前的香岛报相比,这份报纸只是在一些货物的价格行情上有些变化,其它地方几乎是一样的,都是十天半月前的消息了。

这也可以理解。腾海海域各岛虽然往来频繁,可受限于相对落后的交通交流方式,到底不能和他前世笼罩一切的天网相比。

可比起前世那个人人依靠营养舱来维持生命,只有意识还能活动的死寂世界,眼前的一切至少还是鲜活的。

他把报纸整齐叠好,放在一边,继续原来的吐纳呼吸。

被限制活动的这几天,由于保持着长时间的入静,他却是有了一个意外收获。

他能感觉到,在船上某个地方,一个物体正散发着奇异的能量,并随着他的呼吸牵引,一丝丝的被摄取过来。

而在此之前,这样的事他还需要通过直接触摸才能做到。

他心情愉快的想着:“难怪老师常言‘存神在中,虚空即来’,果然是有道理的,看来在达到首府之前,我就能把这些源能吸收干净了。”

他并不是持续不断的做着这件事,而是每过一段时间就稍作停顿。这是他在这段时间里摸索出来的诀窍,因为只有这样才更有效率。

就在他又一次停下后,外面隐隐传来了许多孩童的响亮声音,应该是来自某个下层舱室。他仔细一辨,却是在念诵一首诗歌。

声音虽然稚嫩,可胜在整齐划一,清亮而有气势,内容也恰是他所熟悉的。

这是一首《夏风》。

此世身为天夏人,他已经听过无数遍了。

“大道玄浑乾坤载,天城百万裂云来。”

“赫赫神光耀汉霄,煌煌夏彩筑华台!”

“骄阳欲赤蒸青海,晨启东方晓太白。”

“今承人道运苍黄,万世颂传称盛哉!”

这个世界曾经历了数个纪元的更迭,有外来者的入侵,也有古老力量的复苏。每一次,新生的文明都会从废墟中崛起,再从兴盛走向毁灭,以至于大地上遍布着诸纪元的古代遗迹,到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怪物和神明。

而这一切,在三百七十三年前的某一天发生了改变。

天夏降临了!

据说天夏到来之初,遮天蔽日的浮空天城悬于高穹之巅,以至于当时已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望见。

而这首诗歌,就是用来称颂当时景象的。

天夏入世之后,为了在破碎混乱的世界上重新建立起新的秩序,无可避免的与那些神怪和土著爆发了剧烈冲突。

拥有众多修炼者的天夏在最开始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然而随着战事的拖延和统治疆域的扩大,也有越来越多的问题冒了出来。

为了顺应形势的变化,天夏上层对原来的修炼方法进行了改良,可分歧和矛盾也是随之出现。

自此之后,天夏修炼者划分成了两个群体。

崇奉新法的修炼者被称为“玄修”,仍然沿用原有修炼方式的,则被称为“旧修”。

而他曾经的老师,就是一位旧修!

五年前,也就是他十二岁时,他的养父替他请来了一位老师,负责教授他旧法的修行。

可是世事难料,因为一些原因,他并没有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之后反而走上了新法的道路。

不过他现在只是堪堪入了门,这次去往都护府首府,就是想要在那里学到更高层次的新法法门。

就在他沉浸于自己回忆中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阵的火枪轰鸣声,紧接着,一声悠长沉闷的回响伴随着冲破海浪的声音一起飘荡过来,并且是在急骤挨近之中。

只是短暂的沉寂后,就感觉身下的船只一阵剧烈晃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幸好他提前稳住了重心,并没有因此摔倒。

零星的哀嚎声和喊叫声在外面响了起来。

他想了想,伸出手搭住了门板,轻轻一发力,咔吧一声,门栓就被顶断,伸出一手搭住门框,自羁押室里走了出来。

他站在门口,把手上戴着的朱红色手套紧了紧,这才快步走过长长的间舱,踩着层梯来到外面。

甲板上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呼痛惨叫的人,残破的怪物尸身凌乱抛洒着,满地是流淌着的腥臭血液,船卫队的人正在匆匆奔跑着,时不时还会响起一声零散的火枪声。

他看向那些怪物的尸体,认出这东西名叫水婴,民间的叫法是“水猴子”,是大海上和内河中最常见的水怪。

他几步走到船舷边上,往远处看去,就在那里,一抹巨大的脊背暴露在海面上,上方还覆盖的一层彩色流光。

这就是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