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卧底身份随时暴露

华夏西南边境,猿岭镇。

12月,地处南端的猿岭镇与冰天雪地的北方截然不同,微凉的空气里还翻飞着金黄色的银杏叶,再一次吸引了一大波慕名前来的游客。

镇上北门街破旧的街尾,“爱尚造型”美发店门口闪烁的灯箱特别打眼,店内,发型师们正忙着给客人做造型。

“嗨,你还别说,我都没发现咱们猿岭镇有这么漂亮的地方!”坐在烫发机下的大姐一边刷着视频,一边朝邻座忙着为客人编发的女老板感慨道。

这大姐是隔壁烟酒店的老板娘,姓罗,这不,游客多了生意好了,她也开始拾掇自己了。

闻言,女老板抬眸扫了她一眼,唇角微微勾了下,算作回应,手下动作却没停。

见女老板不开口,罗姐扭头继续刷视频打发时间。

这一年,各种小视频软件大火,猿岭镇之所以出名,算起来还是小视频的功劳呢。

手指不停滑动,当看到视频里的美女搔首弄姿的时候,罗姐啧啧两声,酸溜溜的说道:“这么多粉丝,要赚多少钱啊?”

说着她忍不住抬眼,眼珠子一个劲的在女老板身上打转。

初冬的时节里,猿岭镇还不是很冷,女老板一条黑色皮裤配着一双同色长靴,上衣搭配一件白色打底衫,外罩一件黑色直筒呢子外套,简单干练,尽显帅气。

只见她手指翻飞,黑色柔顺的头发缠绕着那白皙的手指,还没看清她怎么动作,黑色发束就乖乖的编在了一起。

这手艺,啧啧,要是发到网上去,难道不比那些衣着暴露的美女更加吸睛?更何况……

罗姐的视线从女老板的手指往上移去,最终落到了那张精致淡漠的脸上,霎时屏住了呼吸。

更何况,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大美人儿!

“还没看够?”淡漠冷然的声音乍然响起,大姐吓了一跳,心差点儿跳出嗓子眼。

只见女老板弯腰俯身,竟然从她身前的顾客手里抽出了一部手机,然后抬眸看着镜子冲人说道:“小妹妹,偷拍,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座位上的顾客是个女孩子,看那稚嫩长相大概是个初中生,此刻偷拍被人抓了个正着,一张脸正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偏偏女老板跟没看见她的窘迫似的,还把手机递到了她跟前,道:“删了。”

她的语音语调都轻飘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反而令人感到发毛、不敢违背。

旁边的罗姐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心跳有些失常,即便比邻开店朝夕共处,这一刻也莫名有种的怯意。

她一个大人都怯了,更何况未经世面的初中生?

很快,女孩哆嗦着手删了照片,正要起身离开,却被女老板伸手压住肩膀。

“别动,还没扎好呢。”女老板孟一荻轻笑说道,扫了眼镜子里胆小的小白兔,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根黑色皮筋,给发辫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一边弄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不看我了?刚才不是没看够,还要给我拍照片的吗?”

女孩一听这话,眼神更加闪烁了,甚至隐有泪花,纯粹是吓的。

“大妹子啊,这女娃不是故意的,你……”罗姐心软,忍不住多嘴。

“喏,好了。”孟一荻松手,恰巧打断了罗姐的话,冲女孩问,“好看吗?”

“好、好看。”女孩忙不迭的点头,这下没了压在肩头的手,立即起身就要逃走。

“我的手艺能不好看吗?”孟一荻自恋的摸着下巴,就在女孩要从她身前溜走的时候,她突然伸手拦住了人,摊开掌心,指头动了动,“五十块,请付钱。”

“哦,哦哦!”女孩急忙付钱,夺门而逃。

这一幕不知道在美发店内上演过多少次,全程目睹一切的罗姐心情有些复杂,她不由得叹气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要是你啊,早拍个视频传网上去了,说不定能成为网红,到时候大把大把的钱,哪里还用守着这破店面?”

这话有些酸,但抵不住她真的羡慕嫉妒恨。

“网红?”孟一荻甩了下头,从兜里掏出根黑色皮筋将松散的大波浪随意扎起,变成个低马尾束在脑后,随即偏头轻笑,“网红么,还没有刚才那只小白兔可爱呢?你说是不是,阿光?”

阿光人如其名,顶着个电灯泡似发亮的光头,正在帮客人剪刘海,听到这话他直起腰来,一本正经的回道:“再可爱的小白兔,也被你吓跑了。”

孟一荻呵呵地笑了,随即走到罗姐跟前来,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了捏她的头发,感受了下湿度,又选了其中一根拉伸观察了一番,弄完后瞟了眼墙上的钟,随后说道:“还有十分钟就可以洗了,再坚持一下。”

“嗯。”罗姐点头,继续刷视频打发时间。

见她如此,孟一荻也不多话,转身去看其他几个顾客,只是刚和阿光没说上两句,就听到罗姐一串啊啊啊的鬼叫。

孟一荻看她在那激动的抖啊抖,一瞬间甚至怀疑仪器漏电了,立即跨步到她跟前,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罗姐反抓住胳膊,“大妹子,你、你出名了!”

什么鬼?

孟一荻立即朝罗姐的手机看去,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编发的视频,那身衣服就是她前天穿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视频的转发量竟然高达十万,点赞更是超两百万数。

相比罗姐的激动,孟一荻的反应就要冷淡得多。

其他几个造型师也围了上来,脸色和孟一荻如出一辙,阿光凝重地问:“狄姐,这……”

“先干活。”孟一荻冷声道。

几人抬眸看了她一眼,触到她冷峻的眉目,立即听话回到各自岗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