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曾见过的黑暗

同一个时空中拥有着不同时间节点,不同的时间又有这同样不同的版本,在量子泡沫的虫洞穿越之中,平行的空间有这平行的自己,但那个自己真的是和现在的自己相同么?我想并不是吧!

风未看着手中的厚重的书本,还在量子力学领域纠缠着,虚无缥缈的概念,只能记住着些东西的全部,并不能理解,。但原罪的概念在圣经上阐述的却是许多许多,每个人对他的理解都不相同,每每缓缓而行之后剩下的东西都会在内心深处拷问着自己,或者说风未并不是一个十足的,他的很多东西都是抱有巨大的缺憾的,包括人生理想爱和心灵。

每每手中的书本慢慢翻过之后,其中的东西都会完全的刻画在他的脑海里,不用每天都每日去重新熟悉大量的魔法书籍,这样的超记忆缓缓而行的伴随着生命深处的东西,但这并只是另一种痛苦而已,每日的细节都会刻画在他们的脑海中,不管是无聊与否还是痛苦,他甚至可以记下每一滴血向下流动到手臂关节的感觉,那种恐怖感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在夜晚的黑暗之中让他久久不能安睡,这种时候他可以看清自己心中那个永远逃脱不过的魔鬼,就是这样的一种虚无缥缈、不可捕捉的东西,一直着折磨着他那颗原本就伤痕累累的心灵,就这样一直生活到了现在,不敢改变什么,对自己的现状无能为力,就只想蹲在角落之中看着时间缓缓的向前流去,自己在其中不断向前的时间之中停留。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就在那件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他自己一脸惶恐的看着身旁的这些倒在血泊之中的人,他不知所措的蹲在墙角,看着时间缓缓的流逝,他仿佛能感觉到时间向后退去是在手臂上划过的感觉,那种无能为力的奇特感。

知道风奚附下自己的身体完全将他抱住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做的正确的事情,可是就这种安全感就在那么一瞬之间转瞬即逝了,他的叔叔来到了这里,身下同样稚嫩的身体被随之而来的救护车闪烁着耀眼的红蓝光芒远去了。风未被他的叔叔带回了家中,一件上锁的小黑屋,里面还有脚铐。他被关在了哪里,扣上了脚铐,冰冷的生铁搁的脚踝生疼,那种疼痛感从心灵深处出现又缓缓的靠近心脏。

他被学校认定休学三个星期,就是那三个星期,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前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