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夜雨的曾经

夜雨挥动着羽翼快速的向着古堡进发,巨大的黑暗之中吞噬在云朵的灰暗里,古堡在灰色的云层之中时隐时现,它虚幻着自己的身影悬浮在空中,这个世界的色彩都被它吞噬了的模样。

-它矗立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它毅然的在它的上空盘旋起伏着,没有人能从白雪之中穿透视线目睹它的模样。

古堡整体三层,巨大的故事建筑有着上世纪欧洲的风采,周围的陆地悬浮在古堡的周围,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他是在一片悬浮的大地上矗立的,他周围有着奇异的色彩,可以折射光线使身形完全隐秘,如果没有神之血的人,观察它就仅仅只是一片灰色的天空而已,就是这样一座有着奇异色彩的古堡。在神之血眼睛之下对磁场特殊的感知之下,才有的这个古堡的形态。

形象明白生动且清晰,他有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威廉古堡。

典型的欧式塔尖,屹立在每一个单独树立起的高塔之上,城墙式的围墙预知着这座古堡兵力和财力,中空式设计使得里面又一个巨大的庭院,其中的每一棵树木都即将凋零呈现着树木的枯黄色彩,哪些枯黄之上有点缀了这个高度独有的冰晶,每一棵树木都被冰晶挂满了,呈现着奇异而美丽的色彩。

再继续向前,古堡的大门出现在夜雨的面前,上面雕刻着狼人的头颅,栩栩如生的整齐在门的两端,对开的大门有着前所未有的承重感,夜雨推门而进。管家已经穿着黑西装等待多时,她露出一个拥有獠牙的标准微笑,说着:“小姐欢迎回来。”

每一个吸血鬼都在其中有条不紊的工作着,有的擦拭着地板和窗户,有的伸出獠牙将刚刚捕获的食物杀死。正中央自己的父亲的头像标准的映射在夜雨的瞳孔里,他是夜刃。威廉三世。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一个高傲的父亲。

他对自己的关爱超过了其他几个哥哥,也使得他们的嫉妒开始在心中生根发芽起来,不得不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族长,同时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优秀到使教廷的圣女喜欢上了他,并和他生下了自己。那是一端不堪回首的日子,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永远都不能提及的关于父亲的秘密。

因为血统不纯的缘故,夜雨的几个哥哥都一致认为夜雨并没有继承吸血族族长的机会和资格,但之后的夜刃的几句话使他们的心中都掀起了波澜。夜雨有着他们都没有的睿智和聪慧,从小时候就知道单纯的血族史不可能达到血脉百分之百的,就算吞噬同等的神血到最后,都不达到百分之百,自己的父亲就是这样的存在,他是一千五百年前的人物,到现在已经吞噬血脉使自己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八,可这个百分之二的血脉浓度,不管他如何吞噬,不管他吞噬多少年都只是百分之九十八。他已经卡在这个地方有五百年之久了,在五百年前,三百岁的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